空轨道

明明还年轻,却像老了一样。

20181113

中午喝完咖啡试图入睡时半梦半醒间的画面:

①黑色背景上一个砖红色金字塔形的图案,上面升起金色的同样形状的重影,对应着我想象灵魂慢慢游离出躯壳;

②等我觉得自己差不多开始进入睡眠的时候,感到我在深蓝色的海里,仰望着海面,头顶是一只巨大的水母的底面,能看到它的伞面在水平面之间一张一合。


总是能在半梦半醒间看到一些有趣的画面呢

1

来姨妈前的丧

我给他发消息说毛概好难背,他说还有一个多月我们都要加油;可是只能在家呆十天多一点;出国之后觉得很想家。

这是他第二或者第三次和我说想家。

更加相信这就是你所想要的“朋友关系”。我还想狡辩,还想寻找其中的漏洞:还有哪个爱人能比我更加体谅你,更加亲切、更加明白你的脆弱?如果这终点是友情,那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子呢。

类似抱怨也变得无聊。就是会有的,而且是我想象不出的模样,多半会令我失望的普通的模样。人们并不凭借特别而被爱,我却多半是凭借特别而孤独着的。

人们不是凭借在地球另一端陪你熬夜而被爱的。

人们不是凭借自己做了什么而被爱的。

尽管我改变你,影响你,但这并不是说你就要爱我。

尽管你说我特别而重要,但...

1

今天突然切回这个号,看了看过去的自己,感慨一下我真的成长了许多,也渐渐地真的学会喜欢自己了。
今天手被订书钉扎,打印店的两个女人都好冷漠(幸好其中一个还给了我几张餐巾纸)。一咬牙把钉子拔出来,血就溅到我打印的作业上。那个女人来帮我把作业订好了,可是我开始感觉难受,我知道我要晕厥发作了,所以我推托着马上离开,在走不动之前找到外面比较不显眼的墙背后靠着,靠不住了只能蹲下来。最难受的时候过去了以后,有个男生过来问我怎么了,要不要帮我叫同学。我说没事,我晕针,一会儿就好,真的没事,谢谢你。他就走了。蹲在地上发朋友圈,发完给zzm发消息,可惜他已经睡了。去校医院折腾了一中午,破伤风居然要打三针,我没挨住到...

1 8

又梦见了(躺平)
可能是我活到现在梦见次数最多的人了

2

真是服了!又梦见和好了!

1

昨天又梦见和他和好了😂

觉得有些疯魔了,对着镜子里自己的素颜脑补要表现悲伤的妆容,什么事都不想就可以流出眼泪来;同样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就大笑起来。自己的情绪越来越难辨真假了。

我真蠢啊,吃麻辣烫吃得太投入忘记了用他留在桌上的半张纸巾。虽说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,可我这颗恋爱少女心还是会在意呀。

想想也是很有意思,二十刚出头的男青年,身边有一个颜值中等但是会打扮会穿搭,身高一米七小几要平胸有平胸要腰有腰要腿有腿还有纤细手指,会唱歌会画画会摄影爱看书成绩好有想法几乎可以说出类拔萃,最重要还爱他爱得死心塌地的女孩子,怎么就能不动心???可真不是个男人了……我就问你,你怎么就能接受我的爱与陪伴接受得如此心安理得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你要说你没有一点心动打死我也不信,你的同学遇到我俩走在一起,向你揶揄的时候你在想什么?你的良心呢??
得了吧,你是个怪人,我也是个怪人,何必用世俗寻常来自讨没趣。若各自躲在壳里,隔着这两层障壁也能相伴,永远吻不到你也不可惜。我只要你快乐就好。

他说我送他的那只耳钉一觉起来就不见了,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,一边偏过头给我看他光秃秃的耳垂。我看着那只泛红的耳垂上羞赧的洞眼,突然涌起吻它的欲望。

1 2 3 4 5 6 7 8 9 10

© 空轨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